<pre id="8cezr"><video id="8cezr"></video></pre>
<span id="8cezr"><pre id="8cezr"></pre></span>

      1. <em id="8cezr"></em>

      2. <tbody id="8cezr"></tbody>

        <button id="8cezr"></button>

        新聞是有分量的

        航線覆蓋90個國家和地區 兩代船長見證中國遠航

        2018-08-22 20:51來源:中國海洋網
        TAG: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圖為三十點八萬載重噸超大型油輪中遠海運“遠騰湖”輪。(圖片由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提供)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圖為“平鄉城”船長王再生。(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圖為“中遠海運白羊座”船長徐斌。(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圖為“平鄉城”輪。(圖片由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提供)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圖為“中遠海運白羊座”輪掛靠寧波港作業。(圖片由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提供)

        1978年9月26日,中國第一艘集裝箱船“平鄉城”運載162個集裝箱從上海啟航,王再生是船上大副。盡管已做了多年船員,他也只在國外港口遠遠看到過人家的集裝箱船卸貨。如今80多歲的王再生一再說自己“趕上了好時候”,跑了中國第一條集裝箱遠洋航線,后來成為船長。

        2018年1月16日,中國自己制造的第一艘2萬箱集裝箱船“中遠海運白羊座”交付運營,這是當時全球最大的集裝箱船之一。每到一處港口,“白羊座”都是當之無愧的“明星”,吸引人們拍照留念。48歲的船長徐斌自豪又淡然,因為中國已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遠洋運輸船隊。

        1978到2018,時光走過40年。兩代船長,在越織越密的跨洋航線上、漸行漸遠的國際港口間,親歷中國集裝箱航運由初創到強大,見證祖國騰飛。

        從“小阿弟”到“海上珠穆朗瑪”

        40年前,絕大多數國人不知集裝箱為何物。首航前,上海遠洋公司先買來兩個集裝箱給員工啟蒙,幾天后竟被碼頭工人改造成廁所。

        王再生回憶,上世紀50年代集裝箱船出現,到1978年歐美不少國家已經有大型箱集裝箱船。“好幾次到國外港口,我都盯著老外的大集裝箱船納悶。那么大的船、那么多貨,怎么一夜之間就能卸完?別人跟我們講,集裝箱船就是先進,裝卸速度比我們傳統的散雜貨船快好幾倍。”

        終于,中國也有集裝箱船了。每談及于此,王再生都是百感交集。“我們起步很晚,但終究還是有了,而且我趕上了。”

        箱是從國外買來的,船也是從國外買來的。即便如此,“平鄉城”首航到達澳大利亞仍是一件揚眉吐氣的喜事。“澳大利亞港口為我們舉行了一個簡單的歡迎儀式,首航的船員們都特別驕傲。只是國外的集裝箱船個頭很大,我們很小,是‘小阿弟’。”

        1978年的中國物資匱乏。“平鄉城”從上海出發時貨物不多,從悉尼回來時才有較多的重箱。“我國當時和澳大利亞做生意,回程時集裝箱里放的大多是上海港需要的機器、工業原料等生產物資,生活用品都很少。”

        “平鄉城”首航十年后,徐斌成為一名船員。

        “我上的第一艘大船叫‘塔河’,是從馬士基買來的老二手船。”徐斌對這艘老船最深的印象就是“經常壞這壞那”。萬一碰到惡劣天氣就更糟糕,不是舷梯被打壞、就是舷墻被撕開,各種狀況層出不窮,海員們總是在船上竄前跑后,忙死累死!那時,每每看到??吭谕桓劭诘膰H航運巨頭馬士基公司的大船、新船,心里就格外羨慕。

        幸運的是,這種羨慕并未持續太久。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在加快,伴隨著對外貿易的突飛猛進、制造實力的日新月異,中國自己的大船、新船如同雨后春筍般涌現。

        2008年,徐斌第一次踏上中國首制的萬箱船“中遠亞洲”,第一印象是“大得不得了”,全長349米,型寬45.6米,他甚至擔心“體型這么大,操縱起來會不會特別難”“這么多集裝箱,能不能裝得滿”?此后10年間,超大型集裝箱船加速入列。幾乎每一天,都有滿載“中國制造”商品的船舶從中國港口出發,又裝載著世界各地的貨物來到中國。2018年,徐斌自己成為中國首制2萬箱船的船長。

        “中遠海運白羊座”才真是“大得不得了”。船長400米,型寬58.6米,最大高度71.125米,最大載重量197021噸,貨艙與甲板均能裝11層高標準集裝箱,甲板面積比4個標準足球場還要大,被業內比作“海上珠穆朗瑪”。徐斌說,“首航半年來,‘白羊座’一直處在外人驚艷的目光中!很多國外同行對我豎起大拇指,嘴里不是‘big’就是‘strong’的贊譽。就連平時航行在大洋上,也經常引來其它船舶好奇的詢問,人們喜歡用‘好大,山一樣’來表示贊嘆。”

        從“買二手9英寸黑白電視回國”到“每天船上與家人視頻”

        遠洋船員是辛苦又枯燥的職業。“平鄉城”單程近一個月,每天面對的都是茫茫大海,打不了電話、收不到信件,工作之余,就是幾十個船員你看我、我看你。那時,船員最大的福利是每年可以按規定從國外購買一臺電器。

        唐阿婆是王再生的老伴兒,“我們家最早的家電都是老王從國外帶回來的。”最早買過一個二手9英寸黑白電視機,用了不到半年就壞了。20世紀80年代以后,船員們條件逐漸好了,不再買舊的“洋電器”。“第一件全新‘洋家電’是臺21英寸彩色電視機,在我們小區是第一臺,鄰居們非常羨慕,每天晚上我會邀請鄰里大小朋友來家看電視,最多的時候家里同時擠了20多個人一起看電視。”

        之后,王再生又慢慢地從香港、日本等地給家中添置了空調、冰箱、錄音機等家電。“我們家現在用的這臺空調,就是王再生1991年從香港買來的呢。當時沒舍得用,后來搬新家才裝上。”唐阿婆說。

        那個年代的船員大多節省,偶爾船上會統一發些“洋食品”比如餅干、巧克力,船員們多數不拆封一直留到下船,孝敬長輩或者給孩子嘗“新鮮”。“我記得王再生跑遠洋航線時,有時候還會買一些1米、2米裁剪好的彩色滌綸布料回來。當時在國內這些都是好東西,有什么親戚朋友的孩子結婚,我們就送一塊布料當賀禮,很有面子。”唐阿婆回憶。

        今天,幾乎沒有船員千里迢迢帶家電回國。中國是家電第一生產大國,本土家電品牌在國際上擁有響當當的知名度。中國的商品市場更早已告別短缺、走向豐裕,國內消費者沒見過、買不到的商品,越來越難找。

        船員的生活也是今非昔比。“中遠海運白羊座”上,船員都有獨立房間,船上還設立了娛樂室、健身房、圖書室,甚至還有一個標準籃球場,閑時可以在太平洋環繞中打一場籃球比賽。

        遠離大陸,船員最盼望家人的消息。王再生跑船時,與家人溝通基本靠寫信。“每次快上船了,我們都提前準備好一打郵票和信封。船只要一靠港,老王就趕緊找最近的郵筒把信寄了。差不多每半個月能收到一封信,家里人要反復看好幾遍。”唐阿婆說。家人想寄信給船員可就難了,要先打聽好船舶中途掛靠港口的日期,提前把信寄出去。但這往往看運氣,有時船開走了、信才到港。船員經常繞了半個地球回到家,才知道家里發生了什么事。如今的船員則告別了這類煩惱。“中遠海運白羊座”上配備VSAT通訊系統,為船員提供每天與家人最多30元的視頻微信服務。

        “我們這一代船員的確幸運,有機會不斷見證歷史”

        船在變大、生活在變好,遠洋航運的足跡也在不斷向遠方延伸。

        “平鄉城”首航后的第二年4月18日,“柳林海”號首航,航線為上海至美國西雅圖。王再生不在這條船上,但他深知中國航運又迎來一個歷史性瞬間。“柳林海”靠港后,美國港口第一次出現掛有五星紅旗的商船,在當時成為中國改革開放大門迅速打開的一個象征。

        集裝箱海上運輸與中國改革開放經濟奇跡是互為因果的關系。說它是“因”,是由于海上集裝箱運輸憑借其標準化、低成本、高效率的優勢,成為全球貿易的助推者,也是中國外向型經濟的助推者;說它是“果”,則是由于中國制造的崛起催生了大量的國際貿易運輸需求。中國遠洋海運的跨越式發展,正是抓住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遇。“我們這一代船員的確幸運,有機會不斷見證歷史。”徐斌深有感觸。

        2008年,中遠海運獲得希臘最大港口——比雷埃夫斯港2、3號集裝箱碼頭特許經營權。當船員的,誰不愿意在自己公司的碼頭????“感受真的不一樣。溝通更順暢、辦手續更便捷、碼頭交接效率更高,我這個船長也就能安心喝杯咖啡啰!”運營不到10年,碼頭吞吐量從起初的每年68.5萬標準箱提升至415萬標準箱,比港在全球港口中的排名由第93位躍升至第36位。

        于徐斌而言,職業生涯更大的榮耀是他作為船長首航擴建啟用的巴拿馬運河。

        2016年6月26日,舉世矚目的巴拿馬運河新船閘開通啟用。徐斌駕駛著“中遠海運巴拿馬輪”平穩地從大西洋側經運河駛入太平洋,成為第一艘通過新建船閘的船舶并載入國際航運史冊。“當天,運河兩岸禮炮齊鳴,當地民眾載歌載舞,不停熱情高呼‘COSCO SHIPPING’‘PANAMA’!作為首航船長,我被授予首航紀念牌,世界各地媒體和當地民眾爭先恐后地與我合影。”回憶起當時情景,徐斌依然一臉興奮。“巴拿馬運河擴建是國際航運界的一件大事。由中國船舶首先通過,是中國航運實力的證明。”

        從“平鄉城”輪162個集裝箱開始,跟跑—并跑—領跑,今天中國遠洋海運集裝箱班輪航線已覆蓋全球90個國家和地區的294個港口,每一天、每一分鐘,都有“COSCO SHIPPING”的船舶航行在大洋上。這一切,是王再生和徐斌初次上船時完全沒有想到的。

        王再生仍在關注著中國遠洋海運,期待聽到更多好消息;而徐斌則盼望著有更多機會親自駕船見證歷史。因為兩代船長都深信,精彩還在后頭!

        可提现的棋牌下载